天天PK10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天天PK10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03:25:0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男孩在长大后说出曾经见过的漩涡的故事,也是一个年轻人不断打破厌女思想、重建自我的心灵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现在也有野心、企图心,但是我会分辨这是社会的规训,还是我自己想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个女生我印象特别深刻。她是我们班的同学,毕业后考了一流的大学,工作也很好,但是她实名举报曾经被性骚扰,我完全没想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中是掰着指头数日子过的。我一个人上下课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做作业,没有什么朋友,也不太说话。一个被老师用沉默针对的人,同学们其实也能感受到这种氛围。后来对我的影响就是,我一直感到自己很透明,即便我现在取得了工作上的成就,依旧会感觉自己还是一个小朋友,不值得被表扬、被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一些人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,男生不被允许说出自己的伤痛和情绪。社会期待一个男性应该更拼搏、更积极,怎么还怀缅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度也觉得女生你嫁了就好了呗,而男生的人生好苦,要养家,买房,去办婚礼,养小孩子,女性只需要在家里面打扫卫生,抚养子女,做一个贤内助就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多年,她还是很难缓过劲来,我才意识到她仍然沉浸在那段回忆当中。怒意就是这样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,我忍不住了,在群里@了吴立祥,发了一长串话,我说“帮助了我什么?是性骚扰,是拳打脚踢还是人格侮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愿意指证吴立祥的女生人数是远远多于男生的,大约1/3是男生,2/3是女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我来说,那三年没有什么尊严可言,整天提心吊胆,就怕他抓住你的一个什么点。班导讲话或者开班会时,他还会经常说,自己是对你最好的人,你的父母都没有那么了解你,跟你待的时间都没有那么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男性处于一种模糊状态,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,女性之间的连带感,对于他们来说是割裂的。那怎么共情?我觉得要靠长时间的积累和再教育,去认识到一些事情“是不对的”。